土星资讯站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究竟为何

  • 日期:2020-08-10 23:14:1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638

近日,来自西宁市湟中区多巴镇的郝广金向我们栏目求助,称他去年在多巴新华联童梦乐园承包了河道绿化和维护保养的工程,但是至今,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导致将近二十多名农民工的工资无法按时发放,他希望能够得到帮女郎的帮助。

在西宁市湟中区多巴镇的新华联童梦乐园,帮女郎见到了求助人郝广金。

郝广金 求助人:去年干的活,当时约定每个月15号打钱,一直拖,从去年4月份推到现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

郝广金口中的这笔钱,是他去年4月份,从一家名为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王俊手中承包的,主要负责新华联童梦乐园附近河道的绿化和维护保养工作。

郝广金 求助人:去年包下来之后项目经理没给我们钱,每次转账法人代表有,法人代表会告诉我们,每年给我们多少钱。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究竟为何(图1)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双方按照工程承包合同约定,按维护河道绿化的面积来结算工程款,而他,会根据每天的工作量,为工人们发放工资。

郝广金 求助人:我们在这个里面包工头也算不上,他如果需要人的话,我们就把人找过来,有的时候是给。我是项目经理王俊按人头给钱,每个人是110块钱,每天有多少人,每天有的时候30个,有的时候50个。

原本应该在去年4月份便结算清楚的工资,却被工程发包方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拖欠到了现在,因为没有足够的工程款,郝广金至今都欠着近80多名农民工的劳务工资。

郝广金 求助人:现在牵扯21万,将近80个人的工资。

前期,郝广金也曾多次找对方公司的项目经理王俊协调工程款的问题,起初,对方是满口的承诺,但至今都未兑现,直到今年4月底,被逼无奈的郝广金让王俊写了一份欠条。

郝广金 求助人:欠条是今年的4月21号打的,这上面说欠的42,000块钱还没付,其实这个钱,应该是2019年的人工工资。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究竟为何(图2)

除了这份由王俊签署的证明材料之外,还有一份由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计红在今年3月25号签署的证明,其中写着:绿地费55个工,每个工110元,共计6050元。据求助人郝广金告诉帮女郎,两份证明材料中,双方都承认欠款,但就是迟迟不予兑现。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郝广金的这笔工程款不能到账呢?帮女郎通过电话,到了该工程发包方的项目经理王俊。

电话采访:

王俊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我们去年8月18号竣的工,直到现在不给我们办竣工结算手续,一直从去年8月18号到今年,我们工人干完一年了,他们自己不接收,开园已经一年了,他到现在为止都不办移交,我们都没地方说理去。

电话中,项目经理王俊所谓的验收工作,又是另外一家公司来负责。

电话采访:

王俊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项目经理:我们是跟金螳螂装饰公司签的合同,我们是分包商,总包商是金螳螂景观工程公司。

同时,王俊还告诉帮女郎,去年春节前,这家负责验收的公司,为他们支付了15万元,可是这笔款到账之后却出现了问题。

电话采访:

王俊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项目经理: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付了15万,15万被有资质的单位给我们扣了,所以我们最近也在起诉了,起诉已经胜诉,现在就等着给我们强制执行,这15万块钱执行过来之后,我就给郝师傅他们付过去了。

这好端端到账的15万,平白无故为何会牵扯法律官司呢?为了了解详细情况,帮女郎又通过电话到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计红。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这个工程当时是我承接的,承接完之后我跟别人合作了,合作之后公司账面上的钱,被公司另外一个也在工地上施工,一个姓王的人被他拿走了。

电话中,法定代表中所说的拿走公司账面上15万元钱的人,就是此前帮女郎过的项目经理王俊。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他们过年的时候到我家里去,他把我的住址让这些工人到我家里来,把我公司的门给封了,我就把这15万扣下了。

原来,今年春节前,金螳螂公司将15万元资金打入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的账户,但这笔钱并没有用于支付郝广金他们的劳务费。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究竟为何(图3)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我已经第一笔款给了170万,第二笔款给了58万,所以的钱保证金,200多万全部都给了,让王俊从中间操作的,但是他把这些钱头疼,全部弄到别的公司上面去了。

觉察到问题之后的法定代表人孙计红便第一时间向当地的提起了诉讼,同时被诉诸当地的,还有15万元的劳务资金。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现在对这15万还在展开调查,还在判决中。判决下来了,但是我肯定不服,因为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他又不能给农民工付钱,所以我坚决不能把这15万给他。

根据诉讼程序,目前,这笔款项还在冻结过程中,可是,让帮女郎疑惑的是,作为公司的项目经理,为什么会牵扯到财务关系中呢?

帮女郎:这个王俊在你们公司是负责什么?他是什么身份?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俊以前是我和他,还有他姐姐是合作关系,我把他派到工地上之后是管工人的。

出现问题之后,孙计红也曾想到,用法律的武器来追回这15万的资金,可是结果,并不如他所愿。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他不是我们公司的股东,要是内部的话他就是属于职务犯罪,我都可以起诉他,但是法律条款里面,就是外人来操作我们公司的账务,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

目前,作为公司法人的孙计红,因为不服当地的一审判决,已经上诉至上一级,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而通过这件事情,对于原告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孙计红来说,也是一次经验教训。

孙计红 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因为这个事情自始至终,你说我肯定有不力,检查不利,但是他们拒绝接受我账面上的检查。

一方面是因为工程发包方公司内部之间的法律纠纷,另一方面,又是工程承包方焦急等待结算工程款,

郝广金承包了这项工程,工程款迟迟未能拿到手,究竟为何(图4)

张顺业 青海立詹律师事务所 律师:因为是施工地点在多巴这边,它可以到多巴的劳动保障局去投诉,这是一种方式。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是因为这个现在没有付款,是甘肃这边的公司,那我们起诉的话是以原告就被告为原则,是要到甘肃公司这边所在地的去起诉的。

另外,张律师也告诉帮女郎,工程发包方是甘肃天星园林生态建设有限公司,而非王俊个人,所以后期郝广金需要针对的起诉主体,便是这家公司。那么如今,工程发包方公司内部涉及法律官司,是否会影响对方向郝广金支付工程款呢?

张顺业 青海立詹律师事务所 律师:这个是跟咱们这边劳务这块没有关系的,因为他这边账户有没有冻结,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他都是自己一个内部的关系,对外他这个公司还是独立的法人,这个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既然对方的法律官司并不影响向郝广金支付工程款,那么作为工程承包方的郝广金,就可以通过向起诉的方式,用法律的武器,来讨回属于自己的工程款。

张顺业 青海立詹律师事务所 律师:如果现在在那边,他们公司内部已经在起诉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诉讼内容跟我们这边农民工是有利害关系的,那我们这边可能依照一事不再理的原则,这边是可能不受理的,所以假如说那边的诉讼内容跟咱们没关系的话,我们依然是可以去起诉或者是投诉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广金

广东金融学院(GuangdongUniversityofFinance),是一所省属公办普通本科院校,也是华南地区唯一的金融类高校。 广东金融学院创建于1950年,前身是中国人民银行华南分区行银行学校,由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管理;2000年,院校管理体制改革后,实行中央与地方共同管理,以广东省管理为主。2004年5月,经教育部批准,正式升格为本科院校。 据2014年7月学校官网显示,学校占地面积820亩,建筑面积约29万平方米,分设广州校区和肇庆校区,筹建汕尾校区,广州校区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毗邻华南植物园;肇庆校区坐落在肇庆星湖畔;汕尾校区位于国家改革开放新实验田深汕特别合作区。学校现有教职工1200多人,专任教师895人,其中正高职称教师102人,副高职称教师226人,拥有博士学历的教师近200人,全日制本、专科在校生规模21000多人。

延伸 · 推荐

高考志愿填报要注意,同样扩招的还有广东金融学院,机器人工程专业成高校新宠

七月中下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广东高校陆续公布2020年招生计划。南都记者参与各高校招生新闻发布会并梳理相关信息发现,中大、华工、暨大等高校计划招生数整体持平,广财、广金扩招千人以上,...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